你刚离开的时候谁都将就不了。后来离开久了好像谁都可以。

我哥有一个谈了五年的女朋友。两个人互相见过双方家长,订了婚,买了戒指,选了黄道吉日,发了请帖定了婚宴,一切都很 […]

我哥有一个谈了五年的女朋友。两个人互相见过双方家长,订了婚,买了戒指,选了黄道吉日,发了请帖定了婚宴,一切都很完美。

然后分手了。

分手原因平庸无常,和大多数情侣一样。双方慢慢越来越无法交流,矛盾越来越多,最终一个导火索引发所有积压的不满,争吵翻脸,一拍两散。

分手后我哥一度表现的很潇洒。整天和哥们吃吃喝喝,接受家里安排的一切相亲,让任何姑娘坐他前女友曾坐了三年的副驾驶,(车是两个人谈了两年恋爱时一起去挑的),然后绝口不提这段感情。

我一度认为我哥一定是那种不把感情当回事,翻脸无情再也不回头的浪子。

直到某天我哥突然醉醺醺的打电话给我,别别扭扭的扯了半天废话之后终于张口:“你说为什么她天天给我朋友圈点赞啊?是不是还喜欢我啊……”

我其实很少和我哥交流,他长年忙于事业,酒肉朋友一大堆,真正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很少。他是我三叔家儿子,一直把我当小孩子。所以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让我突然意识到,我哥开始把我当大人了,而更重要的是,他对于自己的感情走投无路了。

我耐心听他大着舌头的絮絮叨叨,才终于明白,那些看似无情的人才最深情。

他曾在分手后数不清的深夜开车到女孩家楼下,看着她房间的灯抽了一宿的烟。他曾在所有姑娘坐他副驾驶时都感到恍惚,明明分手了,他还是觉得莫名的愧疚。

他也曾在无数场酒局上故意喝多,来者不拒,可喝的越多越想她。他的手机壳,汽车坐垫,大多数衣服,甚至家里摆放的小玩偶,都是和她一起买的。 “就是那种突然发现全世界都是她的影子,逼的我窒息的感觉,你懂吗。”我哥这么说着。

我那时正在谈恋爱,无法切身体会我哥的心情,只是按照那套老路子安慰他,语言贫瘠,只会说什么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何必单恋一枝花,你长的又帅事业有成早晚能找到更好的,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嘛……”我哥只是苦笑。

我后来才知道,用这样的话去安慰一个失恋的人,既不负责任又没有任何作用,失去一个爱人就像失去了一部分自己,连自己都失去了,找谁也弥补不回来。

后来我哥就没再和我打过电话,我每次见他,他还是嘻嘻哈哈摸摸我的头。三叔来我家玩总是说着他最近又和哪个姑娘相亲相的挺顺利,开的店生意也很红火,能定下来的话年底就结婚。

就在今天中午,我哥带着那个刚认识了一个多月的姑娘,姑娘父母也来了,和我们一大家人吃了饭。

姑娘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笑起来弯弯的月牙眼,说话温温柔柔的,和他前女友一点也不像。

印象里他前女友微胖但是很好看,经常和他互掐,说话大嗓门,笑起来整条街都听的到。

三叔喜上眉梢说着这是订婚宴,吃了这顿饭,给姑娘一个大礼金,年底没问题就结婚。姑娘羞涩的笑笑,我哥也笑了,眼里没有什么波动,给姑娘父母倒茶递烟倒酒殷殷勤勤,十分自然。

订了婚之后我哥开车送我回家,路上什么话也没说。

我看着我哥突然觉得他老了,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明明年初才分手,怎么这才过了几个月就能和刚认识一个月的女孩结婚呢。

“哥,你喜欢她吗?” 我哥笑了:“说什么喜不喜欢,舒服就行了。”

我说:“那怎么行呢,结婚不是得找一个特别特别喜欢才行的吗?”

“你以后就明白了,和谁结婚,都是一样的。”

我哥目视前方古井无波,突然又说:“但我还是不希望你这样。”

我想起我哥当年上学的时候,在学校也是风云人物,站在教学楼上对着姑娘吹口哨被姑娘撵的满地跑,打个篮球也骚的不行,一群迷妹站在球场边上眼冒星星。而如今的我哥,开着白手起家买的车,和刚认识一个月的女孩订了婚。整日奔波于酒场和店里,有了微微的啤酒肚,为家里的大小事情操心出力,以前学的吉他早不知道丢到哪去了。

我想问他快乐吗, 张了张嘴还是算了。

作者:李烤鱼耶 来源:知乎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   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